<rp id="gzlj9"><object id="gzlj9"><input id="gzlj9"></input></object></rp><rp id="gzlj9"></rp>
<rp id="gzlj9"></rp>
<rp id="gzlj9"><object id="gzlj9"><input id="gzlj9"></input></object></rp>
  • <tbody id="gzlj9"></tbody>

      <rp id="gzlj9"></rp>

      1.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秦大樹教授一行蒞臨西安柴窯博物館參觀指導

        熱烈歡迎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秦大樹教授和浙大城市學院考古系系主任杜正賢教授、河北考古研究院黃信副院長、北大陶瓷考古與藝術研究所所長丁雨副教授蒞臨西安柴窯博物館參觀指導!

        德國德爾森原漿啤酒
        德國德爾森原漿啤酒

         

        熱烈歡迎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秦大樹教授和浙大城市學院考古系系主任杜正賢教授、河北考古研究院黃信副院長、北大陶瓷考古與藝術研究所所長丁雨副教授蒞臨西安柴窯博物館參觀指導!秦教授是西安柴窯博物館專家團專家之一,是著名的考古學家,特別是在瓷器考古方面。

        由于柴窯在635年前就“近世少見”,致使大多數人從未見過,更沒有上手,通過參觀柴窯館讓許多人改變了過去對古瓷器的“三觀”,同時也引起一些深入探討,非常有意義。

        一、版本學文獻

         

        1、目前最早的版本就是明初(洪武二十(或21)公元1387年)第一部文物鑒賞書曹昭“世承家業”著《格古要論》。此刊刻的趙孟頫字體風格盛行于元至明初,明初的書刻特點“大黑口”形式通行于明洪武年間的書刻;另外“半葉(頁)十行,行廿字,也是明初書刻的特征之一”。雕版印刷的風格也確定是元代延續到明初?!端膸烊珪芬玫囊嗍谴吮?。該版本在國內各大圖書館、古籍善本部均無收藏,后有英國大維德先生收藏該書原版并出著,在“古窯器論”前,作者僅注曹昭一人著。

         

        大維德先生收藏明初洪武二十年曹昭著《格古要論》。

        2、而非是明中(天順六年(1462年))“刑部員外郎”王佐“編合二舊本,脫誤殊甚”的《新增格古要論》,他在原著“柴窯出北地”后擅自新增“河南鄭州”。此刊刻特征為明中期“半葉十三行,行廿五字,白口,四周雙邊。竹紙印本,紙質較粗。在王佐版中有許多“窯器”的產地都是空缺,是待填的空白,是一部未完成、待繼續考證的書。(見國家圖書館收藏王佐編《新增格古要論》)

         

        國家圖書館收藏明中王佐編《新增格古要論》

         

        王佐在《新增格古要論》凡例中說的很清楚:是“編合舊本二本而錄之”,“一本得之前樂成侯公子李荘篇目頗多而脫誤殊甚”;“一本得之同寅主事常熟孫紀篇目畧於前本而脫誤亦多”,在這樣基礎上的論著可信嗎?

         

        在王佐版中還有許多“窯器”的產地都是空缺,是待填的空白,是一部未完成、待繼續考證的書。

        3、明晚萬歷25年(1597年)《夷門廣牘》的注有三:曹昭撰,周履靖校,荊山書林梓行。

         

        明晚周履靖校選就用的是曹昭原著《格古要論》,而不用距離他最近王佐的《新增格古要論》。

        4、《新刻格古要論》的編者注有四:曹昭撰,舒敏編,王佐增,胡文煥選(圖略)。

        5、臺灣商務印書館《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871冊—85??傋牍偌o曉嵐“謹案恭校”的《格古要論》,選用的依然是明洪武二十年曹昭原序原版;在“古窯器論”第一位依然是“柴窯”,與大維德先生收藏明初版記載之柴窯,一字不差。而不選用王佐的《新增格古要論》。紀曉嵐學術嚴謹、正直不阿的做事風格盡人皆知,他在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距離曹昭《格古要論》(1387年)約393年;距離王佐《新增格古要論》天順六年(1462年)約318年;他依然選擇了曹昭版而棄王佐版,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四庫全書》依然選用的是曹昭版《格古要論》,與大維德收藏的明初版記載之柴窯,全盤照用,一字不錯。

        6、更有甚者是2011年12月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點校”的王佐《新增格古要論》,兩次將“柴窯”寫為“紫窯”,當為出版者戒。王佐改曹昭原著的惜字如金、簡明準確為畫蛇添足,在“柴窯出北地”后面擅自增加“河南鄭州”,“媚”改為“膩”,句逗錯誤,行家自辨,智者自識。

         

         

        關鍵是河南省考古研究院至今在鄭州也未發現五代時期能夠燒造“天青色、薄如紙”的柴窯窯址。證明560年前在王佐還沒有考古學的時期,是他“擅自”加上的“河南鄭州”,為后人平添許多麻煩。當然也有進步的比如“汝窯出汝州”,符合古人以州命名的慣例,但是具體窯址是解放后經過幾代人多次考察尋覓的結果,相信王佐當時一定不知所在,僅僅是套用;比如還有四窯無州名可套,只能留下填空題??v覽古今之重要著作,沒有一部是這樣草率倉促未完成就出版的。引者謹慎。古人有錯,因有可原?,F在XX考古院出版的《XX柴窯》,一眼鑒定就是五代耀州窯的,還說“這是鄭州出土的”,轟轟烈烈的推出,就是缺失鑒定學的教訓,研究者引戒。“所有文獻記載(文獻學)”都要與“年代對證實物(鑒定學)”和“窯址考古發掘(考古學)”及“現代科技檢測(微量元素、熱釋光)”相對應,互為佐證,才能確鑿無疑,經得起歷史的考驗。

        二、柴窯標準

        1、主要標準:

        目前能夠確定柴窯最早的記載就是曹昭《格古要論》記載的七句話,37個字。這是判定柴窯瓷器的主要標準。

        ⑴、第一句:柴窯“出北地”。講清楚了柴窯產地在“北地”;“北地”就是秦漢魏隋“北地郡”的簡稱和延續。從公元220年魏文帝曹丕將“北地郡”從甘肅遷移、固定在陜西耀州、富平一帶,直至清光緒十七年(1891年)《富平縣志稿》,這里延續“北地”稱謂了1670年。見我館百多方歷史地圖、金石碑刻、名人名著、州志縣稿的沿革傳承記載。

         

         

         

         

         

         

         

         

         

        乾隆二十七年《續耀州志》記載:《重建文正書院碑記》,當時耀州大興文化,因一直隸屬西安管轄,就請“本朝西安太守王嘉會”題寫碑記。王太守到耀州鼓勵文化建設說:“昔范文正公守‘北地’(注意此時耀州仍然稱謂‘北地’)”,兢兢以教化為先,其后人才輩出,代有傳人,繼守茲土(還是耀州)者,跡其軼事,創設文正書院”。經查:“范文正公”即范仲淹,北宋政治家、軍事家、大文豪,他一生從未去過岳陽樓,卻寫下了千古名篇《岳陽樓記》。他倡導“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思想和仁人志士節操,對后世影響深遠。他執教過的學校,是中國古代書院中唯一一個升級為國子監的書院。被尊為北宋第一名臣、第一完人。逝后宋仁宗親書其碑額為“褒賢之碑”,謚號“文正”,世稱“范文正公”。祖籍陜西邠州人(今彬縣),他在慶歷元年(1041年)在耀州任知州,故有“昔范文正公守‘北地’”之確鑿無誤說法。所以,從公元220年魏文帝曹丕遷“北地”于耀州固定,至清乾隆二十七年(公元1762年),這里叫“北地”已經有1540多年的歷史了??梢哉f是當時的人們"家喻戶曉",否則,西安太守到耀州題刻范仲淹"守北地",當地人都不知"北地"是指這里?豈不笑話。接著又進一步確認:“繼守茲土者,跡其軼事,創設文正書院”。即在“茲土”指耀州,今天又創立了文正書院。

        再查歷史上有過稱謂“北地(郡)”的地望,并在五代時期有考古窯址且又可以燒造“天青色薄如紙、明如鏡不開片”瓷器的唯有這里,別無他處。“北地”就是“北地郡”的“簡稱和延續”,是有具體“郡縣”所指的,而不是牽強附會、張冠李戴的“黃河以北”的“北方”;也不是地處南方“千峰翠色”、“艾青色”的越窯,誰能拿出五代河南和越窯生產的“天青色”瓷器實物呢?

         

        后周、南唐、吳越三國地理位置及唐五代越窯窯址圖

        ⑵、“世傳柴世宗時所燒故謂之柴窯”。將為什么叫“柴窯”講清楚了,非單指“木柴燒的窯”。千年前中國瓷器都是用木柴燒制的。

        ⑶、第三句“天青色”。《格古要論》記載了十六種“窯器”,唯一記載柴窯是“天青色”。它是綠中帶藍泛白發亮反光的釉色釉面,即像朗朗晴天的“玻璃釉”。而記載汝窯是“淡青色”,即釉面晨霧狀淡淡泛藍的乳濁釉,像“毛玻璃”似的。是兩者溫差百度及胎釉等原因造成的。

         

        曹昭唯一記載柴窯是“天青色”:是綠中帶藍泛白發亮反光的釉面釉色,即像朗朗晴天的“玻璃釉”。

         

        曹昭明確記載汝窯是“淡青色”:即釉面晨霧狀淡淡泛藍的乳濁釉,像“毛玻璃”似的。“有蟹爪紋者真”:即99%都是有開片如蟹爪上的細毛一樣的裂紋;注意重點是:“無紋者尤好”。目前據故宮統計,在世界各博物館藏約93件,唯一臺北故宮水仙盆是“無紋”的,符合曹昭文獻記載?,F在有人撰文鼓說各種“開片之好”,這是對中國瓷器審美的褻瀆。無論是古代、現代、西方的瓷器標準,還是走進人民大會堂和各地大飯店,所有的餐具都是白胎和不開片的;而所有古代燒造開片瓷器窯場,其延續時間都不長;皇親國戚的大墓中也極少有陪葬出土,因為他們違背了古人同今人一樣的審美標準:“巧如范金,精比琢玉,擊其聲鏘鏘如也,視其色溫溫如也”[中國(世界)第一部瓷器標準《德應侯碑》之皇家御用瓷器標準];仿金銀器、輕巧美觀、方便堅固、紋飾精美、干凈衛生、安全可靠,這就是緣由。

        ⑷、“滋潤細媚”。好一個“媚”字將柴窯釉色釉水的滋潤細潔、嫵媚動人刻畫的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令人愛不釋手。

         

        王館長在遼寧博物館地下保管庫里上手國寶:五代高浮雕剔刻摩羯飛魚水盂,天青色,不開片,滋潤細媚,龍首魚身,登峰造極,愛不釋手。當年殘了,瓷器鑒定泰斗耿寶昌先生仍然定級為“國寶”。全國有23件不準出境的瓷器,其中兩件是柴窯。

        ⑸、第五句“有細紋”。這里記載柴窯的“有細紋”,是指“有細紋飾(如圖。大量實物證明)”;而不是記載汝窯用的準確形容詞“有蟹爪紋者真”,指胎釉收縮比不一致的開裂紋,如螃蟹爪子上的小細毛紋。

         

        ⑹、“多足粗黃土”。這是鑒定柴窯與其它青瓷的重要區別,即“支燒工藝”。柴窯“多足粗黃土”的支燒工藝,區別于越窯的“多點支燒”;汝窯的“芝麻釘支燒”;官窯哥窯的“紫口鐵足”;饒州窯的“墊燒覆燒”。柴窯是最早在素胎沾釉晾干過程中,旋切底足“兩斜一平”后,置于“M”型匣缽中燒造,由于“黑胎”匣缽在爐膛中將釋放大量的“氧化鐵”,熏蒸、滲透入柴窯白胎的底足上,并視匣缽的新舊而釋放出的“氧化鐵”含量不同,對底足的“粗黃土”色也不同。隨著匣缽的反復使用,氧化鐵析出越來越少,“足粗黃土”的色澤越來越淡。所以曹昭是祖傳鑒定大家,用詞非常準確,柴窯底足是“多足粗黃土”,是“支燒工藝”。古人沒有現代繪畫細分的24種基本色,多是用形容詞來比喻的,如“棗皮紅”、“菠菜綠”、“雞蛋黃”、“鴨蛋青”、“艾青色”、“蟹爪紋”、“黃土足”。

         

         

         

         

         

         

        ⑺、最后一句很重要“近世少見”。即在635年前柴窯已經非常少見。目前國博、天博、上博、文物大省河南、山西,長江以南的所有博物館包括臺北故宮,一件都沒有。這是柴窯與越、汝、官、哥、鈞、饒、龍泉窯等著名青瓷展示于博物館,并有大量標本存世的主要區別。

         

        原陜西省考古研究院老院長石興邦九十歲時題字

         

        中華天青第一壺--五代高浮雕雙龍雙鳳壺

         

        法國吉美博物館藏:天青色高浮雕雙荷花雙鳳流執壺

        2、次要標準:

        “四如”是判定柴窯的次要標準。雖然用形容詞的比喻,但準確無誤。

        ⑴、“青如天”:即前述的“天青色”。

         

        柴窯:是綠中帶藍泛白發亮反光的釉面釉色,即像朗朗晴天的“玻璃釉”

        ⑵、“明如鏡”:形容柴窯瓷器釉面的光亮度。柴窯胎面旋切打磨的非常光滑,兩次施釉均勻,在1300度左右的高溫下,釉料完全熔化融合,玻璃質感較強,釉面平整明凈、可以光亮照人。柴窯這種特有的、透明的、玻璃質感較強的釉面,是中國最早創燒的“青瓷高鉀釉”,也是全國青瓷中獨有的。收藏皇帝乾隆御題詩《詠柴窯碗》:“千年火氣穩,一片水光披”意比柴窯碗的釉面,如同被水“披(潑)”了一層一樣光亮,“無中生水”的好詞即是乾隆對柴窯的褒獎,若是他沒有見過柴窯,是做不出這樣準確形容比喻的。其它有開片的中溫釉“炻器”都是達不到“明如鏡”效果的。這里的“明如鏡”不是現代的“水銀鏡”,而是千年前的“青銅打磨鏡”,比喻準確,效果相似。

         

        ⑶、“薄如紙”:是指瓷器的“胎”非常薄。柴窯,是千年前中國最薄的瓷器,許多薄胎器的厚度只有一毫米甚至0.3毫米。“薄如紙”不是指今天的“復印紙”,而是古代使用的“粗麻沉淀紙”。只有拉坯非常“薄”,這要求胎質的泥料細密且黏性非常好,非一般疏松胎質的瓷器可比。一定不是指“釉薄”,因為釉薄,就如同“原始瓷”上的釉一樣,只刷一遍就自然薄,稀稀拉拉的,連胎色都遮蓋不住,非常難看。在當時全國瓷器中,只有柴窯的杯盞類,是各窯青瓷中胎體最“薄如紙”的,且燈光一照,白胎透光,如冰似玉,這在全國的青瓷中是唯一的。

         

         

        五代柴窯薄壁劃花盞全透光效果圖

        ⑷、“聲如磬”:“磬”,古代一種用堅石制作的打擊樂器,根據厚薄、大小、形狀差異,敲擊時發出的音域不同,清亮悅耳,余音悠長,繞梁三日。“聲如磬”是指瓷器胎坯拉修的非常薄,在1300度左右的高溫中,燒成的廣口斗笠盞類,全部不開片,敲擊時才能產生大量共振共鳴,形成“聲如磬”的效果。若是胎質疏松、厚實、有開片裂紋的瓷器是都不能做到“聲如磬”。

        3、技藝標準:

        明萬歷黃一正《事物紺珠》記載柴窯“制精色異為諸窯之冠”,“柴世宗時始進御”,是當時御窯的技術和藝術標準。創造中外瓷器史上多項第一和奇跡。

        在古代,一個手工業匠人或一座窯場,有一、二項先進技術就不得了。像越窯中的“秘色瓷”,胎釉料比的配方和燒窯裝造的技術一定是秘不示人的,正所謂“一招鮮吃遍天”。而柴窯有二十多項技術遙遙領先領或并列前茅,這在中國制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一些已經失傳的工藝技術,即使是現代大師都難以企及。柴窯是古文獻中唯一符合贊美為“諸窯之冠”的。我館“以史證物、以物證史”,證明柴窯文獻記載的準確性,唯一性、確定性,證明《格古要論》記載中的窯器、尤其是第一位“柴窯”的真實存在。

        ⑴、創燒天青色。在隋唐瓷器大多“南青北白”的審美疲勞中,生于河北邢州(今邢臺市邢窯產地)的柴榮,酷愛瓷器并“嘗于鄴中大商頡趺氏往江陵(古荊南國都今湖北荊州市)販賣茶貨”(《五代史補》卷5《世宗問卜篇》),“帝(柴榮)悉心經度,貲用獲濟”。要做好茶葉生意,精明的柴榮必須熟知茶葉和飲茶用具的搭配,了解“南青北白”瓷器之優劣(陸羽《茶經》),到南方帶去家鄉的邢窯白瓷,帶回南方的茶葉及青瓷。時勢造英雄,有過這樣經歷的柴榮,才能在他當上皇帝后,融合邢窯白胎白釉和越窯瓦灰胎青釉的所長,第一位“御批”要求瓷器顏色:“雨過青天云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創燒“天青色”,開創了宋代兩朝天青色之先河。

         

        注意:這里明確記載是“柴世宗時燒造,所司請其色(督陶官請示瓷器顏色),御批云(柴榮皇帝親自御批):雨過青天云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而不是被杜撰嫁接到晚柴榮130年后的“宋徽宗做夢:夢見雨過晴天云破處”。

        由于政治避諱,正史不能全面準確記載,才有了“代代相傳”、“有模有樣”的“世傳”,但是“無風不起浪”,通過現代考古發掘的實事證明:目前全國唯一“北地”地理沿革證明:陜西耀州在古代“北地”地望;唯一考古發掘證明:“北地”這里有五代燒瓷窯址;唯一天青實物證明:這里是最早創燒天青色瓷器的窯場。歷史文獻、地理地望、五代時期、考古窯址、天青實物,完全契合,鐵證如山。柴窯是五代時期有窯有瓷有天青為證的“世代相傳”,而不是理解為無中生有的“世間傳說”。

        ⑵、“胎如玉”中國最早青瓷白胎。《飲流齋說瓷》曰:“瓷質之貴,在于瓷泥。非隨處所恒有,復分各色,有紫、有黃、有褐、有白,而以白為最貴”。中國歷史上唯一皇帝御封的“窯神碑”,就賜予了耀州窯,賜給耀州窯的誰了?不是賜給哪一個人了,而是賜給了耀州這里優質造瓷原料的"土與山",御封其給予了擬人的官銜(公,侯,伯,子,男)的爵位——“德應侯”,這是歷史上唯一皇帝御封的?!兜聭畋房淘唬?ldquo;白泥,殊無毫發之馀,混沙石之中,其靈又不可窮也"。耀州窯的官府和匠人早就知道,好瓷泥對于燒制好瓷器是多么重要。證明當時柴窯的白胎天青色瓷器(耀州窯前身)一定是全國最頂級的瓷器,才能得到皇帝的嘉獎和御封。

         

        “宋耀州太守閻公奏封德應侯之碑:熙寧中……土山神封——德應侯——天子下詔,黃書布渥。明神受封,廟食終古,不其盛?。”

        ⑶、青瓷中唯一白胎透光。經陜西科技大學材料工程學院的多方科技檢測證明柴窯的胎料是“高鉀低鐵”,白胎透光,這是當時其它青瓷窯場都沒有的。

        ⑷、北方青瓷中唯一刻“官”字款(白胎天青色)瓷器。證明是官府定制,檢佳貢御;白胎極薄,外剔蓮瓣,內劃鳳翼,雙面工藝,透光如玉。真正到達并超越“巧剜明月染春水,輕旋薄冰盛綠云”的美好意境。

         

         

        孤品:五代柴窯天青色外刻蓮內劃花“官”字款盤,內蒙古巴林左旗遼上京博物館藏。與西安柴窯館收藏的薄壁柴窯盞細劃花紋飾和透光效果一致。

         

        西安柴窯館藏:五代柴窯劃花鳳翼紋薄壁透光盞效果圖。是最早的薄壁廣口斗笠盞。

        ⑸、錐刺技藝。在花蕊上用錐刺工藝,扎出一個個花蕊上的小孔點,十分逼真形象,目前為僅見。若是其它乳濁釉的青瓷就可能會堵塞。全國少見。

         

        ⑹、疑似“釉中金彩”技藝。在仿金銀器——高圈足外刻蓮紋杯上,刻花五瓣蓮花,在每個花瓣的釉下,都細刷疑似“描金”工藝,全國唯一。

         

        ⑺、化學:最早利用“氧化鐵析出變色原理”的技術。在千年前巧妙利用化學“氧化鐵析出變色原理”,在魚眼上刮釉露胎,在窯爐內燒制過程中,氧化鐵析出使魚的眼睛變成褐紅色,非常逼真。全國首創。

         

        ⑻、國寶:物理學--最早在瓷器壺中使用“連通器內液面等高”技藝。是最早的提梁壺設計造型;壺身上高浮雕剔刻“三王”:花王牡丹,象征著富貴吉祥、國富民強。獸王獅子,象征著王權威武,天下第一。鳥王鳳凰,象征著美麗上善,光明太平。全國唯一。

         

        國寶:陜西歷史博物館藏。五代天青色高浮雕倒裝壺。全國23件不準出境瓷器之一。

        ⑼、柴窯仿金銀器“錘揲”技藝。“巧如范金——薄如紙”,千年前唯一。

         

        ⑽、國寶:仿青銅器玉器之高浮雕技藝。“精比琢玉”,千年前最好。

         

        國寶:遼寧省博物館藏。五代天青色高浮雕摩羯飛魚水盂。全國23件不準出境瓷器之一。

        ⑾、瓷泥做匣缽。全國只有柴窯與“秘色瓷”的匣缽是用最好的“瓷胎泥料”制作,一件匣缽的瓷泥用量約為五件瓷器,只有為皇家御制才能這樣不惜工本。

         

        ⑿、匣缽打孔排濕同溫技術。

         

        古有“青瓷不上席”的說法,為什么?因為青瓷間隔10cm其顏色就有差別。而柴窯較早使用瓷器匣缽打孔技術,有一孔、二孔、三孔、豎孔、扎孔,根據需要而定。這樣就在此一摞相對密封的匣缽中,它們的排濕排氣的速度是比較一致的,升高的溫度也是比較一致的,燒出的青瓷顏色也是比較一致的,可提高產品質量。這種工藝技術在全國的窯場中非常少見(四川邛崍窯有)。這種匣缽是可以反復使用的,節約成本。而非有的匣缽說是“用釉密封”,出爐后必須打破了匣缽才可取出里面的瓷器,危及瓷器,浪費較大。創造中國瓷器輝煌的吳越國匠人會這么做嗎?是否確實科學準確,有待研究實驗數據佐證。目前定、汝、鈞、饒、處、建窯都未見宋代“用釉密封”或者“匣缽打孔”的實例。如定窯是用當地的“泥土槳”來封匣缽間隙線的;汝窯、鈞窯是用當地含鋁量較高的瓷土攪泥漿來封線;景德鎮窯是匣缽直接摞匣缽基本不用封的;龍泉窯也是不密封的;建窯則不封。所以越窯“秘色瓷”應該是用被稀釋的胎漿或者釉漿,不會是被神秘化的“用純釉密封”,所以“秘色瓷是用釉密封匣缽”的說法有待準確與商榷。比如以后各大名窯都普遍使用的“砂土匣缽”,并且大多數連“漿料”也不用封,就是要透氣的。因為在爐膛內,本身就是“還原焰”了。匣缽的最大作用就是“防灰渣(竄煙火)”。(另論)

        三、館內交流:

         

        1、 秦教授在拍耀州窯宋神宗、宋徽宗時期的“熙寧、大觀、政和”年號款牡丹紋“御用品盞”(小于10cm),它用實物證明了陳萬里先生推定的汝窯停燒期在宋徽宗趙佶“崇寧五年(公元1106年)”。因為“崇寧五年”后的“大觀(1107—1110,四年)”、“政和,1111—1118,八年)”,其宋徽宗的年號款瓷器在全國唯有耀州窯“禁廷制樣需索”來定制。做為“藝術審美”最好的皇帝,他的藝術細胞來源于哪里?來源于他父親宋神宗趙頊,趙頊是宋代唯一“比肩唐太宗”英明的皇帝,特別是對文化的治理、藝術的繁榮、手工業的發展,在振興全國陶瓷“評比”中,耀州窯名列冠首,唯一被宋神宗御封窯神——德應侯!不能說其它窯場不想做,而是因為胎質疏松,胎釉結合不好,普遍開片,無法精雕細刻,乳濁釉,印制清晰度不高,爐膛偏小,火力不夠,窯溫偏低,未能?;?,等等在當時不可逆的技術限制。

         

        耀州窯的最早的宋代貢御“熙寧”年號款,比景德鎮最早的明“永樂”年號款早約350年。這批精美的“品盞”,是“禁廷制樣需索”定制的,當時全國多家著名青瓷窯場都不準使用燒制這樣“御批”牡丹紋年號款圖案的“品盞”,包括耀州窯的民用精品小盞也是不準許使用這樣的圖案。而這些燒壞、變形、串煙、窯粘、溫高、溫低、打碎的“品盞”殘片,據耀州窯博物館楊主任介紹:也是在相對集中的一塊地方掩埋,不能擅自亂拋亂棄,對皇家用瓷大不敬。這應該就是比較早的“御窯”雛形,選擇最好瓷泥,最好釉料,最好的匠人、最好的作坊、皇家提供圖案文字式樣定制,燒成后“陶成先得貢吾君”,挑選精品貢御,次品“禁廷檢退方可出售”;而殘損的是要有意打碎,集中一塊掩埋。附近窯場不得照樣生產。耀州窯的“貢瓷”年代若從五代中期的“官”字款(約936年)開始起算,至金代大定二十三年(1183年):“耀州使効牛安因貢瓷器至滹沱河南路”(《耀州呂公先生之記》),其貢御宮廷瓷器的歷史近250年,這在北方青瓷窯場中是唯一的,在全國貢御青瓷中也是年代跨度最長的,彰顯其質量和技藝的高超與穩定。

         

        西安柴窯博物館館藏五代“官”字款瓷器標本

         

        2、秦教授在看晚清民國時袁世凱的督陶官郭葆昌用半只柴窯碗,在北京換了一座四合院。

         

         

        3、秦教授仔細觀賞一件一毫米薄的柴窯標本,它的一面是細劃花,另一面是高浮雕,燈光一照,如冰似玉。感動的乾隆皇帝御題詩:“宋時秘色四稱名(五大名窯中的四大),不及柴窯一片瑛”。“瑛”:玉也;即宋初的秘色瓷和五大名窯中的四大,都不及柴窯一片白胎透光、雕工細媚、質地"如玉"。

         

        4、秦教授和浙大城市學院考古系系主任杜正賢教授、河北考古研究院黃信副院長上手西安柴窯館三大鎮館之寶之一“中國天青牡丹第一壺:三朵牡丹雙流壺”,一朵含苞,一朵欲放,一朵綻放。這樣高浮雕剔刻的執壺,汝、官、哥、鈞、建窯都沒有一把壺。秦教授問杜教授:南宋官窯有壺嗎?任教授說:目前沒有。

         

        中國天青牡丹第一壺:三朵牡丹雙流壺,一朵含苞,一朵欲放,一朵綻放。

         

        5、秦教授一行專家在聽一千年前柴窯薄如紙、聲如磬的美妙聲音。

         

        6、秦教授和杜教授等專家上手五代柴窯“天青色外刻蓮內貼鳳斂口缽”,與定州靜志寺地宮出土“外刻蓮內貼龜斂口缽”一樣,證明最晚年限在宋太平興國二年(公元977年),柴窯技藝已經非常成熟,其創燒一定在此之前的10~20年的五代末,正是柴榮皇帝執政期間。

         

         

         

         

        該天青色斂口缽,外刻雙層蓮瓣紋,內貼長壽龜,意寓佛法無邊、蓮潔神圣。

         

         

        西安柴窯博物館藏:天青色外刻蓮內貼鳳斂口缽,貼鳳紋與最早的婦好墓玉鳳紋相似,全國僅見。

         

        靜志寺地宮出五代中晚期耀州窯黑胎五棱凈瓶

         

        靜志寺地宮出北宋初耀州窯灰胎六曲花口盤

        靜志寺地宮:是舉世罕見的佛祖真身舍利塔基地宮,為北宋初趙匡胤、趙光義兩位皇帝所恭敬。是出土定窯貢御“官”字款數量最多、質量最好的,敬奉規格之高不亞于唐代法門寺地宮敬奉之秘色瓷。其中有五代中晚期耀州窯黑胎五棱凈瓶、五代末北宋初白胎天青色外刻蓮內貼龜斂口缽,北宋初耀州窯灰胎青釉六曲花口盤,這三件瓷器同時在地宮中出土,正好印證了“五代中至北宋初”耀州窯生產的三個特點,五代多為黑胎、北宋多為灰胎,中間有極少的“白胎天青色”瓷器精品,就是五代末貢御皇帝和敬奉佛祖的柴窯。晚唐至宋初皇家供奉佛祖的心愿和禮佛用器一脈相承,基本相似。這就是最好的印證。柴榮是河北邢臺(邢窯)人,在定窯產區的定州靜志寺出現柴窯瓷器,必然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遼上京耶律李胡墓:關鍵該墓是公元960年,正好是五代末北宋初年,該墓和定州靜志寺地宮(公元977年)出土的青瓷中,其中有青瓷經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現代考古科技檢測中心崔主任檢測:它既不是越窯,也不是耀州窯。當時秦大樹教授認為:它極有可能就是柴窯。經西安柴窯博物館又帶類似器型標本再次到北大請崔主任檢測對比,微量元素含量分布一致,確定無疑,并公開發表研究論文。

        四、方法與理念:

        CHINA:中國。China:瓷器。

        柴窯,是唯一以五代后周皇帝“柴榮”姓氏命名的御窯,距今已1060年,是“五大名窯(柴、汝、官、哥、定)”之首,以“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被譽為“諸窯之冠”,尊稱為中國“瓷皇”,最能代表中國創造、中國發明、中國符號、中國驕傲。

         

         

         

         

         

        從明代至清代晚期,古人稱之為“五大名窯”的一直是柴汝官哥定。而唯一被尊稱為“瓷皇”只有柴窯。

         

        由于宋太祖趙匡胤“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的篡權,在政治上避諱、壓制和技術上仿金銀器的高難度、以及原料稀缺、燃料漸少等原因,柴窯只燒制了短短的數年,便被迫銷聲匿跡了,成為中國古陶瓷“千年之謎”。

         

        “還有許多歷史之謎等待破解,還有許多重大問題需要通過‘實證和研究’達成共識……現在,我們運用生物學、分子學、化學、地學、物理學等前沿學科的最新技術分析我國古代遺存,使中華文明探源有了堅實的科技分析依據。要加強統籌規劃和科學布局,堅持多學科、多角度、多層次、全方位,密切考古學和歷史學、人文科學和自然科學的聯合攻關”。柴窯正是需要多學科論證鑒定。我們研究古陶瓷的,則是義不容辭的責任和使命。

        "勤奮、嚴謹、求實、創新"為北大的校風。出自《中庸》“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五者廢其一,非學也”。

        本著“公平公開公正”的原則,聯合多學科專家:以史證物、以物證史,通過:“展示明初原著文獻;拿出五代天青實物;了解歷史地理沿革;明確窯址考古發掘;皇家大墓陪葬出土;傳統鑒定綜合評審;現代科技檢測證明;邏輯分析對比排除;尊重科學鑒定結果”;予以真實性、可靠性、唯一性驗證,去偽存真,實事求的揭秘古陶瓷千年之謎。這項工作并不難,建立起“十二項科學印證體系”,即:“文獻記載與北地產地印證;產地記載與北地沿革印證;瓷器出土與北地窯址印證;瓷器地層與五代宋初印證;瓷器斷代與檢測年代印證;瓷器元素與窯址元素印證;“四如”記載與瓷器實物印證;貴族墓葬與窯址發掘印證;傳統鑒定與它窯區別印證;學科交織與互為佐證印證;邏輯排除與多元符合印證;多學科全方位論證柴窯的唯一性。”按這樣公開透明的科學嚴謹體系論證,柴窯的準確性就自然公正透明呈現。

        “秘色瓷”是什么?就是越窯中青綠色的精品!“汝(官)窯”是什么?就是汝窯中淡青色好的精品!那么“柴窯”是什么?就是五代耀州窯白胎“天青色”瓷器中的精品!

        我們做研究的,主要是研究已經出土的歷史實物,不要總想著“向前看”:等待柴榮墓、開封城、甚至全國都發掘一遍后再論柴窯;我們應該“向后看”,看過去兩千年來出土眾多瓷器和窯址,看一千年左右中國青瓷的種類和唯一的天青色?,F在全國的青瓷窯場及瓷片基本全部出現,在“視死如視生”的迷信理念里,古人一定將生前所好都隨主人帶入另一個世界去享用,比如?;韬钅?,耶律羽之墓,陳國公主墓、呂大臨墓,法門寺、靜志寺地宮等。那么在五代宋代時期,該有的青瓷大窯場都有了,且標本齊全,在“五大青瓷”之柴、汝、官、哥、鈞中,后四個都明確無誤了,第一個“出北地”、“五代末北宋初”、“四如”、“諸窯之冠”技藝的柴窯,不是明明白白的唯一呈現了嗎?舍我其誰?在面對千年前精美絕倫的瓷器,謙卑敬畏、崇拜仰望,柴窯就在那里,屹立在諸窯之顛。正如故宮博物院中國瓷器鑒定泰斗耿寶昌先生所說:“實事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五代柴窯高浮雕剔刻三朵牡丹花苞公主壺透光效果圖

         

         

        五代天青色金釦柳條缽及透光效果圖

        考古學也是“實事求是”,挖出什么才說什么。“秘色瓷”是一個萬幸的特例,在晚唐走向沒落之際,唐王朝為祈求佛祖保佑,將當時最好的品牌供奉以表誠心,“秘色瓷”就是當時最好的瓷器,自然刻入物賬碑“瓷秘色”。但不是每個地宮或者墓葬都有“物賬碑”的,柴窯更不能祈望套用再有這樣的“偶然”,為什么?因為當時柴榮已經過繼給義父郭威皇帝當兒子,改姓氏名叫“郭榮”,連他兒子都叫郭宗訓,所以當時是不會有“柴窯”之名稱的。況且柴榮是在北伐途中突然病故,他生前受郭威教育以簡葬為要,他以平民皇帝出現,年僅39歲,是不可能安排自己“逆大不韙”改回原姓,去定制以自己“姓氏”命名的柴窯瓷器,這不是五代第一明君柴榮的做人做事風格。我曾向秦教授請教:在不可能挖到“柴”字款瓷器的歷史實事前,考古學怎么揭秘柴窯?肯定也應該是多學科論證,包括鑒定學、檢測學。自古鑒定和考古就是一家(陜西藍田北宋呂大臨《考古圖》就是后來“考古”名字的由來,他對每件器都精細地摹繪圖形、款識,記錄尺寸、容量、重量等,并盡可能地注明出土地和收藏處),是密不可分的??脊攀前倌昵坝謱W習了西方的地層、年代、文化層、類型式等科學方法成為現代意義的“考古學”,他們是相輔相成,相互佐證,互為因果,融合發展的。那個學科都不是萬能的,都是各有所長,取長補短,相互尊重,攜手并進。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文博界,一個文物系統,必須團結一致,才能所向披靡。不能讓一個外國人拿一件“假柴窯”再在中國最高會議殿堂——人民大會堂開“柴窯發布會”!

        五、為何明代才有柴窯記載

        北宋趙匡胤設計“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的篡權,這在古代“君君臣臣”的社會制度下,是大逆不道,相當于“兒子把父親滅了”,許多人起來反抗他,都被殺了,是不準再提前朝之好的。金代女真族、元代蒙古族的統治,也都不會、也不準提漢人的好,更不準提漢人柴榮驅逐契丹、岳飛抗擊匈奴等英雄事跡。只有到了明代漢族朱元璋當了皇帝,才逐步恢復漢人文化。元末曹昭之父“平生好古博雅,以為珍玩”;其子曹昭“自幼性亦嗜之,凡見一物,必遍閱圖譜,究其來歷,格其優劣,別其是非而后己”。在漢文化被壓抑幾百年后的復古熱潮中,曹昭“常見近世紈绔子弟,習請事古者亦有之,惜其心雖愛,而目未之識矣”而感慨,立志為中華漢文化的真諦撥亂反正,故取古物“分其高下,辨其真贗,正其要略,書而成編,析門分類,目之曰《格古要論》,以(警)示世之好(古)事者”。這才有了中國第一部鑒定書??梢姴苷咽且晃粋ゴ蟮膼蹏覑畚幕?、有道德有情懷又專業的“世傳”高手,他的著作才被歷代歷次推崇為首。也只有在漢文化復興的時候,做為行家的曹昭才第一次實事求是的敢于恢復了“柴榮”皇帝的本姓,才第一次記載了的被趙匡胤壓抑、限制的“柴窯”真面目,以自己“世傳博古”的真知灼見和“究來歷,格優劣,別是非”的嚴謹態度,尊重柴窯的真實之美,記載并排列在“古窯器論”的第一位,其它十五個窯器都基本被鑒定和考古證明是真實記錄的,第一個就更無需質疑其真假了,并在以后的明清文獻中均有柴窯實物記載。瓷器是中國人發明的,柴窯是中國人創造的,鑒定自己祖先的柴窯,自然應該由中國人來鑒定。即使有錯誤再糾正繼續向前,科學本身就是螺旋形上升的,但不能止步不前。讓我們拭目以待:在不遠的將來,柴窯一定會大白于天下。

        因為她是中國瓷皇!

        各級領導干部都要重視文物和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工作,為歷史和考古工作者開展研究、學習深造、研修交流提供更多政策支持。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提出文明定義和認定進入文明社會的中國方案,提升中華文明影響力和感召力。文物和文化遺產承載著中華民族的基因和血脈,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中華優秀文明資源。挖掘文物和文化遺產的多重價值,傳播更多承載中華文化、中國精神的價值符號和文化產品。營造傳承中華文明的濃厚社會氛圍,廣泛宣傳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等研究成果,教育引導群眾特別是青少年更好認識和認同中華文明,增強做中國人的志氣、骨氣、底氣。

        研究簡文,不妥之處,尚祈專家指導賜教。歡迎全國有志于柴窯研究的愛好者,帶上標本實物和“出北地”的窯址考古,來西安柴窯博物館交流探討,為中國柴窯正本清源。

        為您推薦

        久久99国产曰韩精品久久99_人人狠狠久久综合网_人妻久久久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免费av片在线看vr
        <rp id="gzlj9"><object id="gzlj9"><input id="gzlj9"></input></object></rp><rp id="gzlj9"></rp>
        <rp id="gzlj9"></rp>
        <rp id="gzlj9"><object id="gzlj9"><input id="gzlj9"></input></object></rp>
      2. <tbody id="gzlj9"></tbody>

          <rp id="gzlj9"></rp>